华夏彩开元棋牌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人轶事
名人轶事

赵孟頫之妻管道昇传略

发布日期:2012-01-10  点击率:1254

管道昇传略


[
简题]管道昇(1962/1271-1319),元代着名的女性书法家、画家、诗词创作家。字仲姬,又字瑶姬。元代着名书法家、画家赵孟頫之妻。湖州吴兴(今浙江吴兴)人。世称“管夫人”。天资聪慧,才华横溢,书善行、楷,风格类夫;画长墨竹梅兰,兼工山水、佛像;诗词、文章,无所不能。传世作品:书法有《和南帖》、及一些题跋,绘画有《墨竹图卷》、临吴道子的《鱼篮观音》、《水竹图卷》、《山楼绣佛图》、《竹石图》、《长明庵图》等。文学有《我侬词》和《渔父词》四首,诗《寄子昂君墨竹》《画梅》《题竹》《题画竹》等。着《墨竹谱》1卷。

[
传文]管道昇,景定三年(1262年),一说1271年(咸淳七年),出生于湖州吴兴(今浙江吴兴),一说德清县茅山(今属干山乡)。天生才资过人,聪明慧敏,性情开朗,仪雅多姿,“翰墨词章,不学而能”[1],生而知之的极高天赋,加上长期而全面的训练、学习,在她的童年和少年时期,打下了坚实的文学基础,培养了多方面的艺术才能。
   1288年(至元二十五年)至京,疑是年与赵孟頫认识并成婚。不知是一见钟情,还是相互倾慕,使两位旷世才人相成眷属,在之后的一生中相互学习、相互促进,同心同德、相敬如宾,既能各自独立、各有千秋,又能相得益彰、珠联壁合。她与赵孟頫确实是久经考验的天造地设的绝配。尽管唇齿亦相磨,但充满和具有全面智慧的她,在与赵孟頫发生摩擦或出现隔膜的时刻,都能游刃有余地、及时地、甚至是预见性地解除她们之间的危机,维持、甚至以此加深她们之间的关系。中年的她,“玉貌一衰难再好”[2],长期以来的各种家庭琐事及社会应酬,将她以前的月华水色消磨殆尽,思想变得更成熟、性情变得更严谨、态度变得更现实,不免与风流倜傥、才气纵横、追求唯美的赵孟頫的心理有所出入、产生隔膜,于是赵孟頫对婚姻的忠贞便开始动摇,准备且坚持纳妾,在这婚姻危机的关键时刻,她一不严声厉色、二不依来顺受,而是以一种高雅通达而积极严肃的态度和情怀作了这首《我侬词》表达自己的感受:
   “你侬我侬,忒煞情多;情多处,热如火:把一块泥,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。
  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,用水调和;再捻一个你,再塑一个我。
   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:我与你生同一个衾,死同一个椁。
   词中反映了重塑你我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科学态度,也反映了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密切命运和家庭责任,成为表达伉俪情深意笃千古绝唱。当赵孟頫看到她的这首词后,不由的被深深地打动了,从此,也就再没有提过纳妾之事。
   1289年(至元二十六年),其子赵雍(字仲穆)出生。从赵雍日后的书画等艺术成就来看,管道昇不仅是一位绝代盖世的才女,温柔贤淑的良妻,同样也是一位循循善诱、言传身教的慈母。管道昇曾在一首《题画竹》的诗中写道:“春晴今日又逢晴,闲与儿曹竹下行。春意近来浓几许,森森稚子日边生!”借森森竹笋表达母亲对儿女的殷切期望。
   1317年(延四年),元仁宗册封赵孟頫为魏国公,册封管道昇为魏国夫人,“管夫人”的世称,即源于此,并因为她的书法成就,与东晋的女书法家卫铄“卫夫人”,并称中国历史上的“书坛两夫人”。尽管她身为命妇[3],享受着荣华富贵,但她同岳飞一样认为“三十功名尘与土”[4],同赵孟頫一样向往“归去来兮”[5],她曾在一首《渔父词》中写道:“人生贵极是王侯,浮名浮利不自由。争得似,一扁舟,弄月吟风归去休。”还有一首《渔父词》同样写道“南望吴兴路四千,几时闲去云水边?名与利,付之天,笑把渔竿上画船。”反映了她向往闲逸、自由的清淡生活,淡漠凡俗尘世的功名利禄。
   1319年(延六年)五月十日,管道昇病卒,葬东衡里戏台山(今洛舍乡东衡村)。赵孟頫为她亲笔撰写了《魏国夫人管氏墓志》,其中充满了赵孟頫对其妻的深切怀念和沉痛悼挽,同时也反映了一代文化艺术大家对良知益友、对近乎同等高度的另一位文化艺术大师的崇高敬意和公正评价。的确,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妇女,在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封建文化偏见下如此的博学多才,在上侍公婆、中从夫君、下教子女的社会伦理义务的沉重负担下,还能够表现出那样诗情画意的浪漫情趣,是多么得难能可贵!
   管道昇在绘画方面,以墨竹见长,兼工山水、佛像。其笔下之竹,劲挺有骨兼具秀丽之姿,“笔意清绝,颇有韵味”,名靡时世。墨竹师承“文湖州”(文同)[6],为文人画风,始创晴竹新篁。曾经画有悬雀朱竹一枝,由杨廉夫为之题诗。传世墨竹作品有:1313年(皇庆二年)作的《墨竹图卷》,故宫博物院藏有她1308年(至大元年)在碧浪湖船上作的《水竹图卷》,在湖州(今属浙江)瞻佛寺画的《竹石图》壁画一堵,高约丈余,宽一丈五六,巨石以飞白手法,晴竹亭亭而立、栩栩如生。她还着有关于墨竹的绘画理论着作--《墨竹谱》一卷。她为人慈善,信封佛法,常画佛像、抄佛经馈赠高僧、名寺,画观音像,“既有‘神’的飘逸气质,又有‘人’的世俗情怀”[7],所画观音有1302年(大德六年)临吴道子的《鱼篮观音》等传世,另外还有相关佛教绘画《长明庵图》、《山楼绣佛图》等。在《画史会要》《图绘宝鉴》等书中都有她的绘画着录。
   管道昇在书法方面,工尺牍行楷和小楷,风格深受赵孟頫影响,董其昌谓:“与欧波公(赵孟頫)殆不可辨同异,卫夫人后无俦。”[8]小楷端庄华贵、清闲自由,行草幽新俊逸、平江游舟,书法能入妙境。《江宁府志》载:管道昇于大德丙午(大德十年1306年)春清明,写楷书《观世音菩萨传略》,刻石江宁,称其笔画结构曰“宁画秀整”,想必为佳作。她还手书《金刚经》数十卷,赠于名山古刹,高僧、善寺,广结“善缘”。她的书法风靡朝野,名满天下,就连皇帝都为之倾动。根据《书史会要》中记载:元仁宗“尝取夫人书和魏公及子雍书,善装为卷轴,识以御宝,命藏之秘书监,曰‘使后世知我朝有一家夫妇、父子皆善书也’。”《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》[9]说得更为详尽:仁宗命书《千字文》,并且敕令玉工琢磨玉轴,然后通知秘书监妥善保管收藏。又命令赵孟頫书《六体千字文》为六卷,命令他们的儿子赵雍也写一卷。而且说:“今后世知我朝有善书妇人,且一家皆能书,亦奇事也。”据说,她当年“写璇玑图诗[10],五色相间,笔法工绝。”[11]现在见到的《和南帖》前六行为楷书,略带行意,至后面逐渐变草,而通观全篇,却笔意连贯,一气呵成,和谐统一。表现出书家绝妙的才华和精湛的技艺。还有故宫博物院所藏的行书《秋深帖》册页,为纸本,纵26.9厘米,横53.3厘米,18行;有宣统玺印及李肇亨鉴藏印等4方。这是管道昇给婶婶的问安、馈赠的家信,署名管道昇,一说实为赵孟頫所书,并称:赵氏以管道昇的名义所写,而且信笔写来一时忘情,末款开始竟然署了自己的名字,发觉后又急忙改为“管道昇”,现在还可以看出涂改之迹。
   管道昇在诗词文学方面,也表现出很高的造诣。正如《虚斋名画录》中所说:“管夫人不独书画精妙,于诗词无弗工。”由于书画名中天下、流传广大,诗词之名为其所掩。管道昇最有名的便是《我侬词》了。其次,还有《渔父词》四首及诗《寄子昂君墨竹》《画梅》《题竹》《题画竹》等。四首《渔父词》反映了她对世俗名利富贵的不满和对田园、江村闲逸生活的憧憬,同时也通过表达对故乡吴兴的怀念,流露出对故国南宋的留恋。诗中也有同样的民族情感和亡国感慨,如《题竹》诗中有“宋室山河多少泪,略无半点上林于”之句。她的诗词因物寓志,清丽婉约,借事抒情,情中明理。
   总之,管道昇既能超脱凡尘世俗之外,又能被社会历史交口称誉;既能处理好古代妇女在家庭社会中的日常琐事,又能摆脱封建束缚,极大地发展和展示出自己全面而杰出的才华。她无愧于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伟大女性之一。